慎姬

Feanolfin火车头,兼带MF,三五。
不能产只能卖萌躺平,没有马甲真的。

新年快乐

码了Feanolfin的肉,六千,犹豫着要不要丢SY……

专门给我家Arakano炖的新年礼物,然而她嫌弃。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提里安【咦】


奇怪的脑洞,大概是MF和三五

看总裁酷帅狂霸拽打发时间的时候,觉得顾家两兄弟跟老爷子出柜那一段很好玩,然后带入了一下第一家族,大概会是这样——

大梅:ada,其实我喜欢男人。

费费:你怎么知道自己喜欢男人的?

大梅:这个……我喜欢Findo……

费费:什么你居然喜欢半种家的孩子?!不行! 

于是大梅跑去找诺婶,诺婶非常淡定:只有要了第二家这个前提,在你爸看来,你喜欢芬巩和喜欢阿瑞蒂尔并没有任何区别。

大梅:……

于是凯三把大哥的情况和自己做了下对比,觉得很有优势,受到激励的他也跑去找费费。

凯三:ada, 我也喜欢男人!

费费:太好了!【把大梅叫了过来】Nelyo,你与其喜欢半种家的孩子,还不如喜欢Turko!

大梅:…… 

凯子:……?!WHF?ada我喜欢的是Curvo啊!

费费:哦你喜欢Curvo啊……什么你居然喜欢Curvo?!站住看我不打死你!

(老五:一出工坊就看到三哥被ada追着打,发生了什么,让我打个额冠静一静)

LOFTER也放一份(ฅ>ω<*ฅ)

下午逃课看书啦XDDD【喂!

【这是一个简单的剧透分割线】

为什么番外
都这么

↑三行遗书

一直惦记着安姐摊牌私奔番外的结局,为什么,结局就是又给我捅一刀T^T还能不能好了!
这对就是AU了也不能HE的节奏吗!吗!吗!
还有米老板……你对维拉多大仇……万万没想到安姐的身份居然是【手动马赛克】!!!
当年的一摔之恨,在几千年之后的次生子社会里,终于大仇得报啊…
安姐你到底是像了谁【深沉脸】整本书都是你在刷下限,一句大写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安姐用自己的实力证明了什么叫“这是个看脸的社会”,捂脸。

星星爱隆他们打网游的番外还是很欢乐的XDDD想起了某新闻里一窝吃青春饭的游戏代练(ฅ>ω<*ฅ)
摊牌黑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总之虽然很虐但是还是看的好开心,超喜欢大帝掐着安姐下巴的那张图,大帝你果然把安姐这样那样了,爱洛斯给你点个赞【咦】
为我圈有这样的大大而自豪【骄傲脸】(喂×

燃情[中文填词][宝钻同人][楚狂]

今天终于记得把词搬过来了,伴奏地址居然不能复制(╯‵□′)╯︵┻━┻马化腾你赢了
《楚狂》伴奏指路5sing(・ิϖ・ิ)っ开放填词简直太棒
快下班了【狂喜乱舞.GIF】

++++++++++++++++++++++++++++

燃情[中文填词][宝钻同人][楚狂]

曲:又又《楚狂》
词:Veran风染

雨洗旧砚陈墨重 花叶入笺 指裁情愫浓
无念俗者笑长风 寄思人 自哭笑有独钟

掩卷垂眸生忧 蛇龙一走 薄才辞格情暗扣

斥神傲对天霄 凝华光末时照
指剑手足厉诏 无端恨起寥寥
连横誓取迢迢 炽火如浪滔滔
负气今朝 恍若闻咒谢歌谣

仇罢血脉难抛 剖心言随君耀
怨断亦无悔懊 越冰封追焰佼
念绝位及至高 长安年故思了
骤火烧 大梦终醒冷炎燎

溯回挑明灯 疏密年轮 转瞬

孤星烁烁怎独尊 当惜兰艾刹那间共焚
梦回怅然怜长生 依然陨落万里遥难征

鸿雁尺素疆封 醉后谑奉 当酬昔日教挽弓

愧将拒燃凶噑 酒罢谢君一刀
纵身不堪其扰 战休凭歌逍遥
杀伐罪业未消 与君携手奔逃
如何唇凉心老 坐听海风啸

枯死一树荣光 闪烁棋布星网
九千日夜未央 默释虚空茫茫
触目放手天荒 若幸便不成双
终局望 宿命覆洪荒

(间奏)

囹圄不减骄狂 展颜十指惚恍
诺词弄恶可谅 如簧是非也枉
箭破虚幻颂章 困围千窟谋强
错上错 如何衣冠胜残阳

安身湛蓝眼睫 谎言谁不堪解
指间如约灵戒 替换假面真劫
空旷生离长阶 残忍将旗一瞥
而今死别 可记最后的艳烈

FIN


真的好喜欢费费和二芬那两段啊_(:з)∠)_
喜欢的不要不要的(ฅ>ω<*ฅ)啊啊啊啊啊啊费费【够了

【剑三】燃烛观火(四)

*今晚好寂寞,一更。近期各种不足QAQ
*卡肉不道德,鉴于高考在即攒RP的必要,打打嘴炮刷刷流氓值,不涉及八字母的风♂月。考后回来补正剧ww大家懂的
*给自己祈福,高考加油!

俗话说色字头上一把刀,可郭林从来不是引颈就戮的人。
上一秒还是双唇相接的缠绵,一下秒,纹着红蓝刺青的手紧紧的扼上了明教的脖子。
“既然醒了,怎么不把眼睛睁开?”郭林一手扼紧了他的脖子,另一手却像片刻前温柔的轻吻一样抚过对方的眼睑,“你要是再不睁眼,别怪我把它挖出来。”
床上躺着的人几不可察的皱了下眉,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郭林看着那双猫儿眼,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指尖停在对方眼角抚摸:“你什么时候醒来的?好城府,不愧明教出身。”
明教完全没打算回他的话,又闭上了眼睛。
“啧,闷葫芦,你看那七秀多有趣,张口就叫的,师姐这下可玩的够本了…陆琛,凌霜雪是你什么人?”
他的恶人谷腰牌上明明白白的写着,陆琛,明教妙火门下,恶人谷极道魔尊。
“你这名字谁给取的,跟你很符合,”郭林忍不住俯下身去亲了一下陆琛的眉间:“中原话学的不好?琛是玉的意思,很配你这双眼睛。”
陆琛依旧一言不发,像是没有多余的感情一般,郭林按住了他的心口,对方的心跳平稳如常。
“你不爱说话,可是身体的反应却不假。”郭林一点也不气恼,反而笑了起来:“如果不是刚才你有瞬间的气息微乱,我也没法发现你其实早就清醒——我来问你话,你不开口也行,我自然有办法知道。”
“凌霜雪到底是你什么人?”
“半年后的约战,恶人谷的部署有没有告知你?”
“我叫郭林,浩气盟武林天骄,有没有听过我的名字?”
“…还真是心冷的杀手,一点反应都没有,”郭林遗憾的收回了手,似是自言自语一般:“师姐下手那么狠,也不知道凌霜雪还有没有命再见到你。”
话音刚落,方才收回的手却已经准确的落在了身下人的心口上。郭林满意的捕捉到对方漏掉的一拍心跳,伸指戳了戳那处:“果然诚实…没骗你,我师姐手段狠,凌霜雪多半是没有活下来的可能了。”
陆琛眸光微颤,几不可见的动了动嘴唇,郭林装的善人一样凑上去假好心:“你说什么?声音大点听不见啊,要不要我——嘶!小野猫…你胆够大的。”
凑到对方唇边的右耳被狠咬了一口,郭林反应过来之后左手探上去立刻掐紧了陆琛的颈子,不留半点力气的狠扼让咬着不放的对方下意识的放松了牙关。郭林迅速抬起头来,手上的劲丝毫不卸,只看见那喘不上气的明教绯红了一张妖异面孔,鲜血染着雪白的齿列,唇上被自己的血点上了明亮的朱砂色,歪歪斜斜一道血渍,从唇中部留下的饱满蜿蜒到下颌的干竭,映着对方因为缺氧已然开始褪去血色的惨白皮肤,像是冬日白雪里一丛深深浅浅的红梅。
“本来还想怜悯你一下,看来不用了,”郭林怒极反笑,陆琛却半点不在意,只轻轻瞥了他一下,然后把眼睛也闭上了。
“眼睛睁开。我知道你不怕,好歹也为凌霜雪着想点。她被师姐操了和你被我操了或许都只算个折辱,可要是你惹了我、我一气之下去找师姐把她要来给操了,那她这辈子都别想做人了。”
郭林这番话说的够直接够无耻也够有用,陆琛不仅睁开了眼,被绑在床头的手腕也是拼了命的想要挣脱,面上的表情是恨不得把郭林大卸八块的咬牙切齿。郭林饶有趣味的看他浪费体力,直到陆琛放过自己已经磨出血的手腕时才恶劣的开始谈条件:“我知道你想救她,可以。”
陆琛冷笑一声,异色双瞳里盛满不屑和鄙夷:“我知道你想上我,可以。”
“可以?你开玩笑呢。”郭林毫不客气的抬手扯开对方腰带,漫不经心却又一字一顿说的认真:“求我。”
看着那双鸳鸯眼带了些不可置信的瞪大,郭林心情不由得好转,可也不曾想过让步半分。腕间轻动把对方的上衣也解了开来,凑上去吻了吻白皙的肩头,抬眼看着那双震怒的眸子,随意的笑了。
“你要救她,可以。求我操你吧。”

TBC

有种廉耻不在了的感觉#蜡烛

分享逗比得到安慰

玩脱了…啊_(:з)∠)_二模,再爱我三次好么,一次数学一次文综一次英语…
语文作文题…是个材料,说一个印刷厂只有一个工人,做的书帅炸天,他不担心别人会超过自己。
我的作文,一个不想读书的填词狂魔夜访种花匠,听君一席话,滚回家刷书。
……乍看之下似乎一点联系都没有,but,还是有的!!
那个狂霸酷炫的工人!只做自己喜欢的书!!
那个安度晚年的老人!只种自己喜欢的花!!
那个高三的文青少女!为了自己喜欢的填词事业甘愿读书!!
心灵净土,大爱无疆。



………如果语文老师看了我的作文之后还肯让我忝列门墙,我就再也不吐她的槽了_(:з)∠)_
……再写记叙文,我就拿裁纸刀剁手#再见

感受到了事业与爱情的双重恶意[并不!?]

政治课码字让老师逮着了,正好在码丐哥帅♂气的嘴炮…好累不会再爱了,上交手机,清明节争取把第四章码出来QAAAQ
家丐浙传没过…QVQ看着她一副要死了没希望累不爱的样子…好想揍【喂】_(:з)∠)_虽然私心她来湖南但是她这么想去浙传可是又没考上,私心都私心不起来了【趴地】
还剩五个…老天保佑,让她能上个最好最喜欢的吧…我斋戒一月都成::>_<::

善良如我

班上妹子练作曲,让我给写个词…我就写了…
QVQ觉得自己真好说话…
没题目,写着玩…不过挺喜欢就是了OJZ


鸾镜开封鉴寒姿 东篱暗香惭 姝颜消似红豆枝
韶光仍炽 十三弦声哑如誓
怎怨霜雪染青丝 明是一人音信迟 何来四季飞逝

锦织回文书满纸 哀哀相斥 归期分明君未至
莫非青鸟妄人指 亦或烹鲤尺素失
而今夜长枕冷抱石空待故人又谁知
辨不清梨花芰荷团雪时 翦水双瞳凝这鸳帕竖来横织
唱不出陌上银瓶长乐诗 贝齿菱唇咽这莲子芯苦如斯

金笺细裁抄旧词 珠玑字字 雕冰画脂
问君何所之 人间无物比相思
问君何所之 月明楼高不相思

【填词】[容祖儿][赤地之恋]一生无伴

还是发出来了。
一个人也可以很快乐的极点ww


[容祖儿][赤地之恋]一生无伴

“春未绿,鬓先丝,人间别久不成悲。”
——姜夔

曲:容祖儿《赤地之恋》
词:Veran风染

梨花成雪 檀窗未开七夕等月来阶
重门深闭 点烛温茶连环九九成叠 消磨又一夜
流景无伤 从来不曾韶光 又谈何空记送春哪来过往
梦醒亦不妨 执针慢绣素裳 梅子熟时一院唯燕忙

若闲到昏沉 昏沉尽日也只我一人
若冷到彻骨 六桥折梅采冰取寒温
咬碎阳春 子规啼血却有故人

清霜枯枝缀 梧桐枕凉自饮酒一杯
碧波轻衫褪 鸾姿凤章自赏傲骨媚
照镜已成对 便提朱笔自描眉
事到如今栽花为其临水亦为我自绘

梦寻贪欢累 登楼自知客也非
音信无人催 霜雪青发自向黄泉醉
风月事事美 多少一期一会 多少怨悔
花葳蕤 守一方静处自写悼诔自刻碑


若形销诗存 不如千般情付香炭焚
若妄尝爱恨 不如捡读市井杂文本
行过弱水 甘醴鸩毒竟算一味

清霜枯枝缀 梧桐枕凉自饮酒一杯
碧波轻衫褪 鸾姿凤章自赏傲骨媚
照镜已成对 便提朱笔自描眉
事到如今栽花为其临水亦为我自绘

梦寻贪欢累 登楼自知客也非
音信无人催 霜雪青发自向黄泉醉
风月事事美 多少一期一会 多少怨悔
花葳蕤 守一方静处自写悼诔自刻碑


便敢说痴狂不为谁 除我无人可与我相配
如影逐尘随 弦上歌尽自赞唱词悲
独卧揽琴睡 残妆呓语自憔悴
甘心煮透黄粱不怜眼前倾慕人洒泪

梦寻贪欢累 登楼自知客也非
音信无人催 霜雪青发自向黄泉醉
风月事事美 多少一期一会 多少怨悔
花葳蕤 守一方静处自写悼诔自刻碑

摆珍珑自解精微 不解何为悲

END

【填词】[剑三/丐秀GL][红尘客栈]笑醉狂

_(:з)∠)_奇葩如我觉得笑醉狂就该配风袖低昂
浮生樽前的丐秀配词…虽然已经写了一万多字,但是全是手稿TAT不想打出来啊…


[剑三/丐秀GL][红尘客栈]笑醉狂 

曲:周杰伦《红尘客栈》
词:风染

日暮里狼烟起飞沙 悦字鼓卿字匕对挂
月辉一路照金戈嘈杂 蜃景下 悾偬前生停罢
丝竹声妙舞凝刹那 鸣哨响烟雨朦胧步踏
落幕时霓裳收裹冰心碎屑尘洒 终等到镜前共结发

剑入鞘 这一园 桃夭 看十里锦缎掩廊上拥抱
绿杨荫中水光渺 轻吻抚过眉梢
当年玳弦声杳杳 如今我长发及腰 候二十四桥 弄玉待吹箫
经行昔日喧嚣 流云抛 清音煮成花雕


竹叶青青酿出韶华 荷灯送心事入蒹葭
想初见凌霄绝崖素颜天堑下 心如冰清静雅
云幕遮不见晚时霞 云卷笙歌缠绵旖旎絮絮话
笑结局太美竟相守盛世繁华下 朱砂细描青黛细画

业已消 这一园 桃夭 看十里山色映劫后拥抱
杏子林中春光好 轻吻停在唇角
如今你长发及腰 当年诺兑现可好 归君山逍遥 伴暮暮朝朝
犹记(你)昔日桀傲 剑(已)入鞘 不负如花娆娇


剑器舞挽花双挑 长安酒闲挂君腰
说红尘纷闹 年少到底少
我饮这烈酒醉笑 玉钗敲 同君老

FIN